首页 > 玄幻小说 > 狩猎邪神计划书 > 第105章 门徒(一)

第105章 门徒(一)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男人三十(人到中年) 从芝诺龟开始 偶像竟是我自己 重生校园:学霸女神,宠上瘾 他是烈火与骄阳 UAAG空难调查组 女尊之宠夫 和Alpha前男友闪婚离不掉了 在校生 退退退退下!

狩猎邪神计划书第105章 门徒(一):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太平区老钟楼。

她站在巍巍然的塔尖上。

她低头看着摇摇欲坠的世界,手中握着的剪刀仍在颤抖。

他终究是回来取走那本书了。她想。

黑尘缓慢而轻柔地笼罩她的身体。

她悲伤而痛苦地闭上眼睛,脸颊滑落一行血泪。

#

半年前,清明。

乌鸦落在公墓的松枝上,雨水淅淅。

姐姐牵着弟弟的手,墓碑上字迹斑斑,雨伞歪歪斜斜。

距离父母去世已经过去了七个年头,这是她第一次带弟弟来到父母的墓碑前。

由于家中的贫乏,她始终没有机会为双亲的墓碑重新漆上新字。

父亲是最早过世的,他生前不过是个小小的厨房帮工,和母亲一起为陈家做事。

在弟弟出生的时候,他为了给母亲补补身子,趁着陈老爷不在的时候,偷了厨房几颗从扶桑进口的苹果,却不幸被二少爷陈江亮发现,活活打断双腿,赶出了陈家。

虽然他侥幸捡回一条命,但他最终还是没撑过寒冬便一命呜呼了。

陈老爷是个念旧的人,他并没有因为父亲的偷窃而驱逐母亲,反而狠狠教训了那喜好折磨和棍棒的少爷。

“他是个贼,是贼嘛,就得被打,他那叫活该!”

江亮少爷嘻笑着说,丝毫不把陈老爷的责骂当回事,而事实上,他永远也不可能遭到实质性的惩罚。

姐姐牵着弟弟的手,耳畔似乎回响起了陈江亮颐指气使的声音:

“你父母都是下人,你父母的命都是我家给的,程澜衣,你自然也是我家的下人。”

那时候,她不过和弟弟现在这般年纪,江亮少爷常常会借着父亲的事情羞辱她,说她是“贼女”,污蔑她母亲也是“窃贼”。

程澜衣什么也不懂,她不过是个小小的丫头,二少爷常常会逼得她哭泣,强迫她到他的房间里去。

而陈江亮最喜欢的事情不是别的,他最喜欢折磨,从野猫野狗到宅邸的仆人,即便是比他小很多的女孩也一样。

“我要教会你,程澜衣,你必须知道,我只是在告诉你如何像个合格的丫鬟,如何才不成为你爹那样该死的贼!”

她很害怕,她所学会的唯一的动作就是蜷起伤痕累累的身体,躲在房间的角落,等着江亮少爷的鞭子,等着他去撕碎她的衣服。

一时为奴,永世为奴。母亲曾说过。

她希望程澜衣永远不要像她一样成为奴隶。

程澜衣从不屈服,她一次也没向江亮少爷低头过,即便挨再多的鞭子和拳头,她从不肯承认父亲是贼。

原本一切都会原班不动地持续好几年。

在弟弟三岁那年,事情败露的时候,陈家的老太看着眼前的一幕,震惊大叫:

“小小年纪,不学好,啊,该死的……就学会勾引男人?果然贼父必有贱女!我就该劝老头子赶你们出去!”

程澜衣麻木地看着她,目光里倒映黑暗和火焰,以及汹汹而来的棍棒和仆从。

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陈家的了。

她看到这罪恶的房间里燃烧地狱的业火,所有人都化身成冥间的妖魔鬼怪。

老太吐着长舌,江亮少爷变成了蒸煮死者的无常厉鬼。

青皮小鬼们抓住她的手,从少爷的房间一路拖向大门。

“你们……带我去哪?”

“见阎王。”仆人笑着说道。

陈家老太把她赤条条扔在街上。

她看到街上走过一只又一只面黄肌瘦的饿鬼,他们的眼睛仿佛刀子一样锐利,张开尖牙,想要把她吃掉。

母亲把她接走的时候,她没有说什么,只是觉得羞愤难当,她无法忍受这样的屈辱。

母亲只是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:

“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你都能照顾好小祯吗?”丝毫没有在意她的感受。

程澜衣茫然点点头。

晚上睡觉前,母亲忽然要求她牵住弟弟的小手,要她再发一次誓。

“我在织女坊有个从小长大的姐妹,她会想办法给你物色个工作。”

母亲将一封信留在桌上。

“我这辈子虽然只是下人,但我从不求人,除了这次。”

母亲噙着眼泪,说:

“一时为奴,永世为奴……永远不要沦落为奴隶。也许我们只是弱者,但也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抗争,我们不需要地主老爷的冷饭……”

#

第二天,程澜衣去了织衣坊。

她把信交给织女的时候,没有出任何意外,老板娘收留了她,可她却一点感觉也没有。

她算是离开陈家了吧,但并没有觉得自己就离开了地狱。

老织女送给她针线和一把剪刀。

“你娘呢?她为什么没来?”老织女问她。

程澜衣听到的却都是其他年轻织女的议论。

她隐隐约约记得,那天围观的魑魅魍魉之中,她们就站在中间,和那些长舌三眼的饿鬼们站在一起,斜着眼冷笑。

“她……”

死了。

程澜衣回到家里的时候,没有找到母亲,到处都找不到。

她也不敢到陈家去问,从她常去的馒头铺到米店,最后去了太平钟楼下的大市场。

她看到很多人聚在一起,熙熙攘攘。

几个小毛孩子蹦蹦跳跳,拍着手边笑边叫:

“哇!死人了!快过来看!快看啊!”

程澜衣挤过一个又一个看热闹的人。

她太矮了,只能看到头顶伫立的钟楼。

烈日刺得她的眼睛睁不开,她突然开始畏惧阳光起来。

当她好不容易挤出人群的时候,母亲便躺在钟楼巨大的阴影下。

红色的血染红肮脏的积水。

“也许我们只是弱者,但也可以用另一种方式抗争。”

程澜衣紧握着手中的剪子。

“你知道陈姑的故事吗?”

母亲那天晚上跟她说:

“她帮助了所有人,却被所有人抛弃,最后她选择跳下钟楼,用死亡的血花诅咒这永不安宁的街道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全球神祇:我有乾坤鼎 大县令小仵作 首辅大人宠妻日常 女主,你马甲掉了(完结) 我能切换十二种人格 长生奶爸 唐峰林梦佳 武当山上小道童 女帝的传奇相公 达克斯内克的HP人生
 返回顶部